室內設計師的堅持 胡桃實木家具

做為一個室內設計師,在裝修自己家裡的時候一定會倍感幸福,因為終於不必擔心設計提案會被客人打槍(特別是那些很有自己主觀意識想法的、搞得好像叫設計師來提案又打槍他們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設計 idea 才是真正高大尚的偉大先知),更不用擔心在裝修結束後要佈置拍照時看到客人自己買的家具會直接昏倒,必須得趁客人的家具還沒進場時先去租借合適的家具放現場拍照,免得裝修成品照上不了枱面,拍完照之後還得趕緊撤場清空,簡直多花錢又活受罪不是?

本案的業主 Andy 是一位在紐約執業的室內設計師,幾經思量之後決定於 2020 年回國定居,會與 Andy 認識是因為在 2017 年的時候我做了一批訂製家具給一位住在樹林的客人林小姐,該案的裝修內容和家具尺寸都是由 Andy 在紐約所制定,然後再把相關資料發到台灣給林小姐,再由林小姐轉發給裝修工班和我施作(要看這個樹林案家具按這裡),本來當時候我還納悶著怎麼 Andy 人在紐約卻仍會願意接台灣的案子呢?何況這個案子並不是在台北信義區裡的豪宅案,只是一個在樹林的一般住宅案呀,後來樹林客人林小姐告訴我,這 Andy 其實就是她的女婿 … ,喔喔,懂了懂了,當下我一切全明白了。

由於樹林客人林小姐對我做的家具非常滿意,所以 Andy 在回國買了自己的房子之後便和我聯繫上,也要請我做一個和他岳母家一樣的胡桃實木長櫃給他,同時他還另外加做了二個胡桃實木床頭櫃,Andy 一樣自己畫了施工圖來給我,經過反覆的確認之後我們便開始了這次的訂製家具任務。

書房

把做好的長櫃和床頭櫃送到目的地,趁著 Andy 去領尾款的空檔,我盯著司機先生把胡桃實木長櫃定位在書房裡,正當司機先生小心翼翼地在拆包裝時,我看著這個書房是怎麼看怎麼怪,為什麼呢?因為胡桃實木長櫃、書櫃、木地板的顏色都差不多,這個和我們常見的配色方法是截然不同呀,通常在這個情況下,我們都會讓長櫃做一個比木地板和書櫃更輕或更重的顏色才對,這樣子家具才會立體不是嗎?總不可能說做為一個室內設計師卻對配色毫無概念吧?百思不得其解的我待 Andy 回來之後,逮住了一個機會便向他提出了我的疑問,只見 Andy 不急不徐地領著我走向書房,並向我說明了他自己的想法:

「其實你講的沒有錯,一般來說這個邊櫃的顏色會和書櫃及木地板跳開,若是一個有收費的設計案,有很大的機率我也會這樣子幫客人配色,不過現在做的是我自己要用的書房,這個書房在我的規劃裡是一個不會對外開放的私密空間,所以在這個空間裡我傾向以我用的舒適為主,你也看到了我使用大量的、單一色系的木頭元素,為的就是不讓這個書房有太多色彩而產生視覺疲勞,加上這幾年我住紐約時有在當地買了不少的飾品和藝術品,現在這些也都成了老件,利用這些帶回來的老件和書本來做這個空間的裝飾以及顏色的搭配,那麼這個長櫃也就不必刻意的先做跳色了。」

經過 Andy 的一番解說之後,他又帶著我到客廳和餐廳去看所有的家具和飾品,的確每一件都是他從紐約所帶回來的沒錯,因為上頭都有使用過的斑剝痕跡,如此一來可以說 Andy 根本是把紐約的家給搬回到台灣了,家肯定是人們覺得最自在舒適的地方,何況現場的一切又是如此熟悉。

抉擇

這個胡桃實木床頭櫃是這次任務裡的重點,而且用了比較久的時間,本來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建議用板材來製作桶身,只要在腳的地方用胡桃實木即可,這樣子可以讓製造成本大大降低,但是 Andy 是一個很講究細節的設計師,他認為用板材只能做出一個大概的外觀,並不能把實木可以做到的細膩程度給表現出來,所以在成本和細節之中不會有所謂的平衡點存在,這一點我並不否認,因此我便照著 Andy 的意思辦,讓木工師父用胡桃實木來製作這二顆床頭櫃,然而在一個床頭櫃上有 20 個金色的造型螺絲,想當然爾這些是用來做為裝飾用的,木工師父說現成品螺絲沒有這樣子的產品,必須要讓鐵工師父特別訂製才行,於是我拿著原裝圖片和鐵工師父討論這些要訂製的造型螺絲該如何處理?鐵工師父說要做沒有問題,關鍵是要用什麼材質來做?

我必須承認在估價時並沒有把這些造型螺絲的成本給算進去,換句話說也沒辦法再向 Andy 額外收費,若要控製成本的話自然是用黑鐵烤金漆來做這些造型螺絲,但這樣子能交得過嗎?當然不行啦,整個床頭櫃都已經用胡桃實木來做了,造型螺絲用黑鐵烤金漆?這個我連我自己都無法說服了,何況是要說服 Andy,於是我連問都沒問,直接就讓鐵工師父用不鏽鋼做仿鈦香檳金色來處理。

收到指令後鐵工師父開始備料,結果在約定好的交貨日當天鐵工師父打了電話給我,要我再給他一個禮拜的時間,因為他小瞧了這些造型螺絲,以為是很簡單的工作,沒料到在最後的製程頻頻切斷好幾個,好不容易都完成了送去給木工師父,換成木工師父要傷腦筋,因為在床頭櫃在上好漆之後,原本做了記號要釘造型螺絲的地方全不見了,我收到這個消息立刻飛奔到木工廠,只見木工廠的廠長戴著老花眼鏡拿著小槌子一顆一顆的把造型螺絲在做固定,看著這個情景我也不好再催促時間,於是就跟廠長說:「您佬慢慢兒釘,咱不急啊,這每一顆造型螺絲都有其該有的方向,勞駕您一定要釘對啊。」

光是把這一共 40 顆造型螺絲釘好釘滿在二個床頭櫃上就又多花了幾天時間,最終才順利的把東西送到 Andy 家,在他驗貨時我把這段過程告訴了他,他也表示我不計成本用不鏽鋼仿鈦做造型螺絲是正確的決定,因為這才是我小沈應有的水準。

看著 Andy 滿意的眼神,我不禁想起一個前輩曾經告訴我的話:「質感這東西,是用錢堆積出來的。」

更多訂製邊櫃在這裡

更多訂製床頭櫃在這裡

聯繫我們

T: 02-2378-9696

M: 0912-909-999

E: info@jarz.tw

+LINE: @jarzcasa

YouTube頻道

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三段 346 巷 23 號

發表迴響